贵州惠水衡惠中学拖欠千万工程款不付 负责人无德无信何以教书育人

航拍衡惠高级中学

教书育人,立德树人。国无德不兴,人无德不立。贵州省黔南州惠水县长田乡的衡惠高级中学(原惠水县长征实验中学)因拖欠施工方上千万元工程款几年不付、负责人签字欠条不认账、教学楼未完全移交擅自使用、农民土地款不支付、无办学资质就招生开学、为达目的欺上瞒下哄骗无数、当地政府多次协调依然不理不采……用当事人的话说学校负责人无德无信,在当地早已臭名昭著,这样的人何以办好学校,何以教书育人。

讨要工程款现场

2019年11月11日上午,作为该校施工方负责人杨波一行来到学校讨要工程尾款,同时也要向擅自使用未移交教学楼的校方讨个说法。但是,学校保安以领导没同意为由拒让进入,杨波只好将印有“热烈祝贺衡惠中学招生成功!请问拖欠我们工程款啥时给?”、“你为成功办学骗我千百遍,我要讨血汗钱待你如初恋”等字样的“维权利器”挂在校门口。

几分钟后,当地派出所民警和地方领导分别前往现场,要求杨波收回横幅,说维权要合法,杨波随即反问,“他们擅自使用我们尚未移交的教学楼合法吗”?杨波话音未落,十余位当地村民也开口说学校非法占用他们的土地,且土地款至今还无着落。彼时,现场氛围一度紧张。当地领导要求校方负责人杨光鹏等人立即到学校协调处理。

杨光鹏

一个小时后,该校新法人和原法人杨光鹏先后来到学校,不过他们都没有与杨波直接说话,而是和地方领导进校单独沟通。之后,派出所民警和地方领导相继离开,并说校方不愿协调。

学校一负责人在走出校门时,对站在校门口的杨波嘲讽道:“你们去吃点东西再来啊”。

此时的杨波既无奈也无助,非常被动,虽然他清楚这样的结果是在意料之中,但来之前还是抱有一丝希望,因为他真的扛不住了。这些年来,他为了支付工人工资和材料款不得不卖房卖车、借高利贷,已是债台高筑、身心憔悴。

杨波强颜欢笑的说,他为讨工程款已记不清吃闭门羹多少次了,每次当地警方和政府部门都积极帮助协调,而且都有结果,校方多次当面签字按手印,但事后就不认账耍无赖,毫无诚信可言。

那么,杨波到底遭遇了什么?他的维权之路又该何去何从?

衡惠高级中学效果图

政府招商引资项目,认为可信度高

杨波是贵阳市乌当区人,2014年,贵阳市白云区的杨光鹏找到他,称要在惠水长田乡建设惠水县长征实验中学。

杨波了解到,该校是惠水县人民政府的招商项目,并签订了《项目投资合同书》。2012年,惠水县发展和改革局作出通知,确定惠水县长征学校建设规模共20000平方米及相关配套设施建设,可容纳1300名学生就学,总投资3000万元,2015年8月建成。

尚未竣工的办公楼

签订合同,按约施工

2014年12月14日,惠水县长征实验中学法人杨光鹏与杨波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签约金额为2400万元。

合同约定杨波负责承建学校教学楼主体工程及学生宿舍、食堂、小卖部等附属设施工程,同时还约定了工程款的支付标准及延期支付工程款,要按合同总价款0.3%承担违约责任。

合同签订并交了150万保证金后,杨波的施工队进场施工。

2015年5月16日,双方再次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书》,是因为甲方杨光鹏未能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进度款,造成杨波资金压力过大,不得不外借高利贷周转。所以经双方协商,提高合同单价,由施工方先垫支修建到主体完工。

衡惠高级中学教学楼一角

工程竣工,清单签字

2015年8月30日,学校教学综合楼如期完工,结算金额为2514.9万元。

2015年9月3日,双方进行了工程移交并列出清单,并且双方已签字。

学校大老板,实则玩“空手套”

杨波说,从开工到竣工,他只收到杨光鹏支付工程款210万元。但是他与合伙人支付的人工工资及材料款远不止这些。

一开始他们认为杨光鹏能办这么大的学校肯不缺钱,但后来才知道,其是在玩“空手套”。

由于学校没有完善相关办学资质,不能正常投入教学使用,杨波及其合伙人认为此时应全力帮助杨光鹏尽快开学,这样也可以收到工程款。

但由于杨光鹏自身原因,学校依旧开不了学,而工人们都在追要工钱,于是杨波多次找杨光鹏要工程款。

让杨波难以接受的是,起初杨光鹏还与他们见面商量,后来直接玩起“躲猫猫”,避而不谈工程款。

衡惠高级中学孔子像

为支付工人工资,卖房卖车借高利贷

“一边是惠水县长征学校的工程款不付我们,一边是农民工集体讨薪。”杨波哽咽着说,这几年来,因为惠水县长征实验中学严重违反双方合同,没有如约履行支付义务,造成他四处借钱支付工人工资和材料款,除了向公司求援外,还卖掉房屋和汽车,也向民间借高利贷。

工程款尚欠千余万未付

由于惠水县长征学校开不了学,资金压力大,杨光鹏先后找了吕少艮、郑大可等人投资,将学校更名为清岩实验学校,推举郑大可(后因难以合作自动退股)为清岩实验学校董事长。

2018年元月,杨波所在的公司陆续收到杨光鹏支付的工程款1370万元,其中包括退回的保证金150万元,也就是只付了1220万元,仍欠工程尾款1300余万元,杨光鹏也在打了欠条并签字按了手印。

法院判决应支付工程尾款及违约金近两千万

在多次讨要工程尾款无果后,杨波所在公司将杨光鹏及其妻子张琴告上法院。

最终,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杨光鹏应在判决生效后起十五日内支付原告商丘市国基建筑安装有限公司工程款1347万元及违约金566万元(违约金只算到2017年12月31日),合计1914万元。

黔南中院判决后,杨光鹏表示不服,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

暗地招生 违规开学

事实上,惠水县长征实验中学当年因自身问题无法完善教育资质,招生后无法开班。

2007年,更名后的清岩实验学校面向惠水县、贵阳市、紫云县、长顺县、罗旬县等地招生。但开学后因发生系列问题,导致开学不久就停学。

后来,杨光鹏又找来新的投资人,并将学校改名为衡惠高级中学。此间,新投资人也承诺会承担杨波工程尾款债务。

今年7月,尚无办学资质的衡惠高级中学印发“2019招生简章”宣传单,并招收高一至高三的学生600余人,学费每人每年3.5万元。

进入9月,学校仍然没取得办学资质,但还是擅自违规开学。他们一方面担心违规开学会被举报后叫停,一方面又在争取打通关系取得合法办学手续。

学生开学

进入9月,学校仍然没取得办学资质,但还是擅自违规开学。他们一方面担心违规开学会被举报后叫停,一方面又在争取打通关系取得合法办学手续。

为此,杨光鹏和新投资人又开始演戏,要么玩躲猫猫,要么只承诺不兑现,并忽悠杨波及其合伙人,称学校当前首要任务是拿到办学许可证,工程尾款都好协商,上诉可撤回。

杨波说,虽然他之前被骗多次,但考虑到学校完善手续后就能正常开办,这也是他一直所希望看到的,所以他选择再次相信学校负责人。

然而,杨波还是被骗了。10月25日,黔南州教育局下发文件,批复同意惠水衡惠高级中学正式设立。该文件显示,惠水衡惠高级中学举办者为3人,王建国、吕少艮和其他人,其中王建国是法人。

拿到批复后,新法人如获“上方宝剑”,而人人都厌恨的杨光鹏也成功变为“幕后英雄”,背后操持吕少艮的股份,自我感觉演了次“金蝉脱壳”。

此后,杨波四处寻求帮助,想要讨回工程款,但却被多次“踢皮球”,以前“帮”他说话的人不再“帮忙”,新法人和杨光鹏也不再和他协商,要么避而不见,要么不认账,要么说等省高院判决,要么找借口说工程质量不合格。

航拍衡惠高级中学

讽刺的是,杨光鹏声称学校质量有问题,但在法律面前又站不住脚。杨波反问他,学校有质量问题为什么要签字(视为合格),如果有质量问题为什么要招生开学(你这不是害了孩子吗),为什么没经同意就擅自装修,没完全移交就擅自使用,这于理于法都说不过去。

11月13日,杨波和杨光鹏到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举证和质证,杨光鹏提交的证据一是工程质量不合格,二是工程量有异议等。杨波诉辩时说,既然已使用学校,就视为工程质量合格;另外,工程量有甲方的结算单,且已签字,对工程量有异议不支持,还有,杨波才是该项目的负责人。

随后,法院问杨光鹏有没有使用学校,杨光鹏回答“使用了”。问学校有没有学生上课,杨光鹏:“有”。目前,贵州省高院具体开庭时间尚未确定。

讨工程款难,难于上青天,两腿跑断,电话打烂,钱还是拖欠。遇到这样不讲诚信的“老赖”搞教育,的确不敢苟同。杨波相信,贵州省高院一定会公平判决,同时,他也希望能尽快拿到“血汗钱”。

喜欢

热门搜索

| 忘记密码
已有账号?